clean_japan
雖然你在日本的大街上可以看懂很多漢字,

但你根本聽不懂日本人在講什麼,

他也聽不懂你講什麼, 所以我們交流還得用英文,

一個中國人和一個日本人在日本土地上講英文,

就像雞同鴨講,很滑稽的一個場面。
 

為什麼中日民眾的心理距離比美國還要遙遠?

因為他們在心理上已經脫亞入歐,

而我們在和日本人交往時,

因為兩國的特殊的歷史和恩怨,

交往比和美國人交往還要有障礙。

真是一聲嘆息!
 

乾淨背後的力量
 

去日本最大的感受就是兩個字:乾淨!

比美國還要乾淨!

去過基本所有的歐美的唐人街,發現日本的唐人街最乾淨。

日本不僅僅是大城市的主幹道乾淨,連小街小巷都特別乾淨。

在日本,你看不到有人砍樹,他們國內的樹是絕對不能砍的。

我在日本就沒有看見裸露的土地,全部要麼是柏油路,要麼是草地。

你在大城市最大的感受就是,空氣中沒有灰塵,

連他們的牆面和玻璃都是特別乾淨,

汽車也很多,但是沒有尾氣,更見不到冒黑煙的車。
 

在東京三天,我們基本沒有遇到塞車,我問導遊為什麼?

導遊說:在日本週一到週五,

一般的人甚至是老闆,都不開私家車上班,

全部坐鐵路和地鐵上班,因為時間絕對有保證。

在街上跑的基本都是營業用車。
 

日本的公共交通極其發達,

日本的第一條新幹線建成於 1964年東京奧運會,

到今天都運行得非常好,

今天日本全國建成了覆蓋全國的鐵路新幹線系統,

效率非常高,他們的鐵路像公交一樣運行,

和地鐵、公交接駁得非常好,轉車很方便。
 

所以像中國這麼一個國家發展私家車是非常壞的國策,

你看像香港、新加坡都限制私家車,

而中國卻對私家車沒有任何限制,

為了一點眼前的 GDP,犧牲中國的長期發展潛力。
 

難道日本僅僅就是比較乾淨嗎?

這乾淨背後難道真就那麼容易嗎?

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因為我們沒有公德心,所以我們亂扔垃圾。
 

為什麼我們會亂扔垃圾?

因為我們的 眼睛裡能容忍髒,

為什麼我們的眼睛能容忍髒,

因為 我們的 靈魂能容忍髒。

乾淨代表一個習慣,一種追求。

廣島亞運會,開幕式結束時,全世界的人發現,

幾十萬人日本人退場後,在體育場裡,

居然沒有發現一張丟掉的廢紙!是不是可怕的日本人?
 

再給你們講一個朋友的故事,他在日本三菱重工工作,

賣印刷機給大陸的印刷廠,

他有一次帶一個國內一個印刷做的比較大的老闆去日本參觀,

這個老闆也做得比較大,發展得很快,有點志得意滿。

參觀時,日本人讓這個老闆進印刷廠前把鞋脫了,

當他從印刷廠出來,發現白色的襪子居然還是白色的,

整個印刷廠全部是自動化生產,就沒有幾個工人。

這和國內印刷廠環境是天壤之別。

當這個老闆回國後,到處都在講這個故事,這件事給他極大的震撼。
 

我就在想:為什麼乾淨這麼簡單的事我們都做不好?

後來我終於明白了:

我們的幼兒園不干淨,小學肯定乾淨不了,

小學不干淨,中學乾淨不了,中學不干淨,

大學乾淨不了。宿舍之臟、之臭,

實在是讓人至今難忘,

我就明白:我們這些人走上社會,社會也乾淨不了。
clean_japan2
地鐵裡可怕的皮鞋聲

我們住在東京廳附近的京王酒店,

附近就有一個很大的地鐵交換站,

你早上來到這個地鐵站,

你看見洪水般的但有序的人流,

但是基本沒有人講話,更沒有人大聲講手機,

你只能聽見可怕的皮鞋聲。
 

日本人做事是以不給別人添麻煩、不影響別人為原則,

這已經成為他們靈魂深處的東西,已經完全內化了。

我們的孔子所講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也僅僅是在嘴上講講而已,我們的五講四美三熱愛,

也不過是寫在牆上而已。

我們都是一群只會說,不會做的人,

或者做也是做不到位的人,

或做事打折扣的人,或者“說”是專門用來騙人的。

你看我們的政治科作業寫得多好,

全部是說說而已,很多是不當真的。
 

日本的教育和我們有什麼區別?
 

日本人特別重視幼兒期的教育,
 

所以很多母親生了孩子之後辭掉工作全職帶孩子,為什麼?

因為他們認為孩子三歲前是幼苗期,

特別重要(中國也有一句古話:三歲看大,七歲看老),

一旦孩子的成長出現問題,特別難修正。
 

而且日本人認為:讓男人工作更勤勉一些,強度更大一些,

收入更高一些,讓母親回歸家庭,等孩子3歲後再上班,

對社會效率沒有任何影響,但對下一代的成長特別有利。
 

另外他們對孩子培養的一個原則就是:七分飽、七分暖。

他們基本不讓孩子吃得太飽,也不怕孩子穿得太少,

秋天孩子穿個單衣在外面玩水他們也不怕孩子受涼,

所以你在日本基本看不到胖子。
 

另外,孩子生病一般不像中國一樣動不動打吊針,

他們認為孩子有很強的自愈能力。

日本人均壽命是全世界第一,

這也說明日本人衛生條件、醫療條件、

生態環境、飲食習慣、體育運動都做的很好。
 

另外,我感覺日本的學校特別重視校服,

他們的校服也特別漂亮,式樣很多,做工很好,

我問他們為什麼這麼重視校服?

他們的回答讓你耳目一新:

一個人穿上製服,就是要告訴它:

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

任何一個人穿制服幹壞事內心總有一種不安。

另外,日本人讓人吃驚得就是,

每個家庭都有家庭記賬本,

家庭主婦不記賬是不可想像的事。
 

我記得在超市買東西,

收銀員一定問的一個問題是:是打印一張單嗎?

因為日本家庭主婦很多時候在超市買東西是分單打印的,以方便記賬。

比如文具歸文具、書籍歸書籍、食品歸食品,

這樣她們每個月就能做統計,

家庭理財的概念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在培養。
 

另外,日本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

女人回歸家庭,但是男人的錢袋卻歸女人掌控。

每個月,女人給男人一些零花錢,

但男人還有一些加班費可以做私房錢。

沒有比敬業更好的愛國主義

在日本接受日本人最多的就是日本人的鞠躬,

據統計,一個日本百貨公司的電梯口的迎賓員,一天要鞠 2500個躬。
 

我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就非常明白,

要天天這麼鞠躬多麼不容易,

支撐他們這麼常年累月做的是他們視敬業為天職的理念。

比如我明天下一個命令,

公司的保安明天開始給上班的客戶鞠躬,

明天他們可能能做到 100%,

後天他們可能就打 95折,大後天他們打 90折,最後不了了之。
 

我有一句口頭禪:沒有比敬業更好的愛國主義。

一個老師,愛你的學生,這就是愛國;

一個編輯,出沒有校對差錯的書籍,這就是愛國;

一個警察,保一方平安,把本職工作做好,這就是愛國。

我最反對的一句口號就是:有困難找警察。
 

這其實是一句很不負責任、也做不到的話,

這話是一些政客做宣傳用,

給一線的警察添了無數的和本職工作無關的麻煩;
 

一個清潔工,把它負責的地方搞得乾乾淨淨,就是愛國。

在網上做一個愛國主義者,不用付出成本和代價,太容易了。

我要問他一句:你本職工作怎麼樣?

這是分辨一個真正愛國主義者的放大鏡。
 

我們離日本有多遠?
 

很多沒有去過日本的朋友問我:

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到底離日本有多遠?

我就反問他:中國足球隊離歐美強隊有多遠?
 

他就說:就單個隊員技戰術水平、體能來講,

好像水平很近,但整個隊一旦上場打起來又好像差很遠。

因為:你根本就沒有贏的機會。

我說:你這就講對了,

中國和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的發展水平差距,

就好像中國足球隊和歐美強隊的距離,

感覺差不遠,但實際差很遠。

因為人家已經霸住位了,

你要接近還容易,你要超越很難。
 

我們的生活水平上去了,

生活品質沒有上去,

我們的生活品質上去了,

生活品位沒有上去。
 

我當時就講了一個例子:

中國很多老闆也能買奔馳車當座駕,

但是永遠不要忘了,

坐奔馳的民族和造奔馳的民族絕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民族。
 

你有 100多萬人民幣你就能買一架奔馳 S320,

但你要造出同樣價格性能比的奔馳車來,

投資 100億下去,卻未必能。
 

我這次也特意參觀松下研究院,發現中國製造的一些幻覺。

很多商品背後印有 Made in China,

但其實是很多是組裝在中國,設計不在中國,

品牌不在中國、核心元器件不在中國、製造工具、機床不在中國,

市場渠道不控制在中國,

還有,很多精密製造也不在中國,更不控制在中國人手上。
 

我參觀了日本出版業最大的一家中盤,東販的物流中心,

他們的配貨差錯率居然控制在萬分之二以內,

這個差錯率相當於:你在一本新華字典裡找到一個錯字。
 

日本真正強大不在於我們前台所看到的東西,

而在於他們的後台,以及這些能設計這些後台的高素質的人才!
 

心態決定未來
 

你要知道,日本的人口是 1.28億,中國是 13億,

中國是日本的 10倍,而國土面積,中國是日本的 26倍。

但是中國的國土有 40%是不可用國土,

而日本就沒有沙漠,而且海岸線很長,

海洋經濟區域大,海產品極其豐富。
 

所以從人均佔有資源上來講,我們並不比日本有優勢。
 

我這篇文章寫得特別艱難,

因為你要寫日本民族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要說很多我們民族的很多劣根性,

而且這些劣根性存在我們任何一個人

包括我自己的靈魂深處和下意識的思維中。
 

我曾在我公司內部就這個題目作過一次演講,

已經引起抗日青年的激動,

而後又在一家教育出版社做過一次,

他們臉上好像沒有什麼反應

(你這不是長敵人的威風滅自己的志氣?)
 

讓我不敢深入講下去而轉向企業敬業精神,

結果讓我這次演講有些邏輯混亂,主題不突出。

一個人要否定自己而後自新自強都很難,

何況一個有著 5000年曆史一直以大中華自居的民族。

強者永遠是霸道的,你為了超越他們,

你就不得不忍受他們的霸道,就像韓信要受胯下之辱一樣。
 

我們一定要虛心,我們曾經是日本的老師,

但今天他們是我們的老師,所以我們的心態要歸零,

一定要把大中華、小日本兩個概念先去掉,這樣才學的快,超越的快。

我們在說別人長處和我們短處的時候,

並不表示我們自卑,而是表達我們的自信和自強。

祖上的光榮不講或少講一些也並不表示它不存在,

而且一個民族的自信也不能建立在祖上的光榮上。

我們不自卑,也不自負,

我們腳踏實地,虛心學習,勇於創新。

我們今天的心態決定我們的未來。
 

這篇文章,看文筆應該是來自中國網友的文章,

先不論政治,反觀台灣,還有很多類似的情況,可引以為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