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记得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人,他很笨,什么都做不好,考试经常0分,放学被狗追,喜欢的女生总是会笑他呆, 同龄的男生总是捉弄他,爸爸妈妈也是拿他吊儿郎当无可奈何。可是他总是一副悠闲的样子, 作业扔一边,趴在地板上看漫画,或是想象以后怎么跟喜欢的女孩子结婚。 后来他生命中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逆着时光来找他。因为他看不下去这个家伙浑浑噩噩的样子,就决定从未来过来帮助他。隔着两个世纪的时光,世界至他从抽屉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再也不一样了。 他们一起去宇宙大冒险,一起去非洲魔境探险,一起当龙骑士,一起开创新的文明,一起一次又一次地误打误撞拯救地球,一起在无数的时空中穿梭,改变历史,创造未来,他们一起经历了好多好多,一起成为救世主。可是每次回到现实世界以后,他还是吊儿郎当的,依旧把零分考卷藏起来。用神奇的道具用来偷看喜欢的女孩子洗澡,或者去报仇刚刚欺负他的男生,这个从未来来的人呢,也没有办法,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 然后有一天,这个来自未来的人突然没电了,一动不动。 他急了,开始寻找办法。而唯一可行的就是更换电池,代价是这个来自未来的人,会失去所有的记忆,他不同意,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神奇的历险,如果这些记忆不复存在,重生又有什么意义。 然后这个很笨的人,就开始用功念书,再也不依靠道具。渐渐地,再也没有人欺负他。他也不用再藏卷子了,因为每次都是100分。别人都惊讶他的变化,但很少人发现,他身边少了什么,有人问起,他就说:那个人回去未来了。 后来,这个很笨的人当了科学家,成为电池方面的专家。他已经和童年喜欢的女生结婚了,胡子一把,戴着厚厚的眼镜。有一天,他叫他的妻子和他一起去实验室,原来那个来自未来的人并没有回到未来,他一直就在这个时空,还是当年静止前的模样。科学家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发明的电池更换进那个人的身体里,启动电源 叮 “大雄 我等你好久了” 【2.】 第二个故事: 他呢,很邋遢,穿着大头皮鞋,套头羊毛衫,头发很长,刚服完兵役回来,坐在小饭店里和朋友们喝酒吃火锅,吹着牛逼要泡到什么样的女孩。酒足饭饱后在电车上看到宿醉未醒的她 吐了别人一身,自己还悻悻地搭了进去。他大冬天穿着背心,背着醉醺醺的她进了旅馆,结果被举报图谋不轨抓进看管所。 她打电话叫他出来,问清昨天事情经过,于是他们就这么认识了。结果三杯酒下肚,她又不省人事。他看着她睡着,一头乌黑长发看得他出神,自己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很喜欢写作,写的故事大抵是跟穿越时空有关的。他很不解,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有来自未来的人?她说:“那时候科技很发达,会发明时间机器,于是人们可以乘坐时光机回到过去, 未来的人就可以在现在出现了,我想 ufo就是时间机器吧,也许有一天,我会遇到来自未来的人,一定会的。” 她默默地自言自语,就算她这么说,大概他还是一头雾水。他本来就不聪明,遇到她之后更是呆而憨:从监狱出来身无分文,她请他吃顿饭,一头乱发的他边吃边傻笑,狼吞虎咽,一脸满足;他跟她去湖边,不会游泳还被推下去,缘由竟是她想知道水有多深;计划周密的生日惊喜,竟遇到逃兵,很孬地被劫持,最后还是靠她的一段话让兵哥悬崖勒马;在电车上打赌,兴致勃勃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结果之后输得一塌糊涂,被海扁一顿;还有一次,她拉他翘课,走路走累了,闹脾气要换鞋穿,他死活不肯,最后还是妥协,她大摇大摆地穿着运动鞋,他穿着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走也不是,跑也不是,被路人笑。 他真的很笨,上课帮人点名喊道,差点忘了喊自己,打网球永远是被网球打,掉水里会被淹死,一起去剑道永远跟个木桩一样被她揍,在图书管里接电话很大声,忘记是公共场所引来众人围观。他还有点小色,在家里的书房用电脑偷偷浏览写真照片;被她揍到地板上时,眼睛不慎往上瞟露出不具名的笑容;他永远是牛仔裤一条,有点宽大的布衬衣和套头羊毛衫,运动鞋,斜挎包,头发长长的没有打理。连她妈妈都说:“他有什么好,你这么护着他?以后不准见他,他傻乎乎不会有前途的。”她却维护他:“你怎么知道他很笨,是你笨,不知道他的好。” 他有多好,一脸无可奈何却又心甘情愿,被揍的时候如果不疼要装疼,真的痛了就装不痛的样子,这样算吗? 或者,认识一百天的时候,装成送外卖的——帽子口罩墨镜,全副武装进入女子大学,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她的面前,送她一支玫瑰;再或者,能对她西装革履,头发光亮的相亲对象掏心掏肺地说出十个注意事项,最后一个交代是:她喜欢写作 要好好鼓励她。 “我是无所谓,但你应该对其他男人温柔一点,男人总是喜欢温柔的女人。 另外,别喝太多酒了,有些家伙会盯上你的。遇到我当然不会,不过遇到其他人就说不定了。试着认一次输吧,不要总是赢,祝你好运。” 夜晚城市慢慢地安静下来,他把他所有的心绪都交付给她了,因为他知道戴在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是她沉甸甸的过去,是心璧上那个还未平复的痕。他替她解下那条项链,告诉她这些话,他是真的祝她好运,因为他知道能做的就到这么多。 “牵牛,对不起!” 她在山上,冲着对面大喊,眼泪止不住。而他听不清她在喊什么,只是兴奋地朝她挥手。 时间还是不对,她一直深信有人要从未来来见她,可是她连过去都还没告别。 那么,两年后再见吧。 他跳上车,她目送他离开。接着他起身跳下车,结果她上了列车。他目送列车远去一头懊恼。 两年有多长,他每天在电脑前,戴着眼镜敲键盘,记录他们的故事,他想替她完成一个愿望。 他在体育馆里挥着球拍,网球还是会砸他的脑袋;他在游泳馆里笨拙地打水,旁人忍俊不禁; 他击剑的时候忘我地大喊,已然在心底下定决心:“再遇到她的时候 她将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为了她和我的将来 我要充分利用我的时间。” 可是约定的日子到了,她并没有出现。 他把石头一块块的移走,时光蛋里字字句句,两年来他的努力并没有兑换到她的出现。她在信里说,你生活在将来,我却停留在过去,如果我们有缘的话,我们一定会在什么地方再次相见的。 你相信这种话吗?我不信,因为现实不会这样的,或者说现实中这样的机会是如此渺茫。 电影里的男女主角之所以相信,是因为那究其是电影。而现实中,绕了一圈又回来的人,一定比电影更加精彩和幸运。我只信,让你和你喜欢的人在未来相见的,不是缘分,而是你自己每一天的进化,当这种进化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适合你的人就不知不觉出现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许缘分这两个字的含义里有那么一部分并不是命定的——在这非宿命的部分里,全然靠自己的造化,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年老的他知道,年轻时自己已经尽全力却依旧错过,如今自己必须回去成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年轻人,不能让他们像自己一样,在遗憾里终老。 他坐在树下,终于等到了她的出现。多少年了,他逆着时光而来,终于再见到她。他却已经是头发灰白,行动迟缓的老头。而她依然是他眼里的仙女,他告诉她关于这棵树的秘密,关于什么是命运:“命运就是,在你和你所爱的人之间,搭起一座桥。”他用在自己时空里所经历体会的遗憾,逆着时光的箭头告诉她这句话,她一下就明白了些什么。 她扔掉了项链,所有的过去都沉于湖底。他也西装革履,焕然一新。最好的等待不是在过去和未来,最好的等待是现在,是此时此刻,我就要遇到你,过去的一切努力和孤寂都有了意义。 《卡农》响起,他扭头看到坐在位置上的她。姑妈揉着他的脸说:“我几次要把他介绍给你,他都不来。” 她不言,只是愣住。他站在她面前,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上竖着银领带,头发整齐清爽,他赶到了,一切都这么刚刚好。对于两年前的她来说,她知道她终于还是遇到了一个来自未来的人,这句双关,让一切前因后果都昭然显现。 就是这样一部很韩国的影片,我一直都很喜欢。我即将要学的就是电影专业,但直言对这部片子的喜欢也不觉得有什么好丢人的,随着年纪渐长的确不像以前看那么触动那么敏感,也知道电影里有很多和现实相比不可能的东西,但至少我不会在硬盘空间不够的时候把它删除。 有人问我,如果遇到的时间不对,那怎么办。 我会告诉他,等。 如果你在前面,真正喜欢你的人一定会赶上来见你,或者你会逆着时光去找她;如果你在她的时间箭头之后,你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更好,你要跑得比时间快,这样你才有机会在未来遇到那个人,跟她在同样的步伐上前行共进。豆评上有个人说:“告别之后的进取自强不是电影应该有的,是每个人都该有的。” 【3.】 这是那天在网上看到的,我找了很久,却没有真正关于费曼对电子的如下解释。这或许是某个人赋予这个世界逻辑的某种美好想象,但故事和猜想的确有点意思: 【诺贝尔奖得主理查德-费曼提出的反物质猜想】 费曼由麦克斯韦方程推导出两个解,发现在数学上,一个在时间中正向前进的负电子和一个在时间中逆行的正电子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反物质不过是在时间中逆行,即从未来向过去前进的正物质而已。反物质和正物质的对消泯灭,实质上是正物质在时间轴上的突然掉头,回到过去的同时变成了反物质。(即2分钟前的反物质,在1分钟前和正物质对消,实质上是该正物质在1分钟前开始了时间上的逆行,变成了反物质。2分钟前你看到的反物质就是在时间轴上逆行回去的这个正物质而已。) 更加震撼的理论如下,费曼由此解决了困扰物理学界多年的基本粒子问题:为何世间万物、大至星系、小到原子,都会展现出不同的属性,例如银河系和仙女星系、我和毛主席,氢原子和氧原子,没有完全相同的个体。但是在电子身上是个例外,世上没有“大电子”、“小电子”、“性感电子”、“高帅富电子”之说,你也无法在一个电子上刻字,然后送给自己的女友。组成宇宙万物的无穷多的电子,是一模一样的,找不出任何差异的。 费曼由自己的反物质假设完美地解释了这一困扰:因为从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起,整个宇宙本来就只有一个电子。没错,全宇宙的庞大的空间、数不尽的星体和物质,其实都是这一个电子在不同时空的分身而已。它从大爆炸开始,在时间轴上正向前进,直到宇宙的末日,又掉头回去,变成正电子,在时间里逆行,逆行到了宇宙诞生之初。就这样永世无休止地循环下去,这个电子出现在了时间轴上的每一个点,出现在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在三维世界的我们看来,空间里布满了数不尽的电子,构成了世间万物。 其实它们,包括我们自身,你的父母亲人,你的恋人,你养的狗,狗拉的屎,曼哈顿川流不息的人潮,塔克拉玛干寂如死水的无人区,兰桂坊莺歌燕舞的不夜城,海底两万里那只无尽孤独的蛇颈龙,万事万物都一样,都只不过是那同一个电子正行逆行了无数次的分身而已。整个宇宙就这么一个电子,孤零零地从天地混沌走到宇宙毁灭,再倒回去重来,周而复始。 我读不懂这段话,智商不高,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假设是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电子的无数分身。 但它依旧不能影响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想象力也很美好。如果凡事都要绝对理性,这个世界就少了很多乐趣和诗意,你有理,但是你无情,这难道不是很可惜么。 前两个故事里,总有那么一个角色,逆着时光而来,为了帮助这个时空的人;总有那么一个角色在某个契机之下,进取自立,为的是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再见到对方。也许真的被“费曼”说对了,从始至终,他们终究是电子,默默的在时空中分身周而复始。但所有的一切,都会历经时间,而更富有意义。 【4.】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一颗叫Ison的彗星。 1987年的时候,我连一个细胞都还不是,它已经在柯依伯带区域,距离太阳还很远,大约50AU,一个天文单位是1.496亿千米,有五十个这样的单位,距离太阳遥遥无期。 然后在1995年6月6日,我已经两岁的时候,这颗彗星进入了太阳系,掠过冥王星,此时此刻,距离太阳39.263AU。新世纪的第二年,2001年7月30日,我小学二年级,它刚经过天王星,花6年走了近十个天文单位。2012年,离当时的世界末日还有3个月,它被这个星系第三行星上的天文学家发现,此时此刻它距离太阳的单位, 已经缩小到个位数:6.292AU。2013年11月1日,我在跟朋友发信息的时候,它已经不知不觉的进入穿越地球轨道,离太阳愈发地近了——0.977AU。今天,2013年11月28日,它在茫茫黑暗的星海中独自走了这么久,终于到了离太阳最近的地方,然后这首冰火之歌就慢慢地结尾了,据NASA官方发言,完整意义上的彗星已经消失殆尽,即使可能留下残骸,也不再是完整的Ison。 “你走那么快干嘛,找死么?” “路这么长,我只是想去找你啊。” “你会没命的。” “那就没命吧。” 从柯依伯带狂奔到今天,想想也就这么回事了。 不光是Ison,其实你我,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大雄也好,牵牛也好,这颗已经不复存在的彗星也好,我想我们都是一样的——终会有一个目的地,一个梦想,或者一个人,让你全力地奔行,因此再漫长的时光和旅程,也都只是一刹罢了。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