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沙卡蘭海洋公園(Tun Sakaran MarinePark)無疑是沙巴最美的海洋公園,境內的8座海島(或沙洲)當中我去過5座,每一座都能輕易的勾掉人的魂魄。除了我中毒至深的博黑杜朗(Bohey Dulang)和軍艦島(Sibuan)之外,曼達布安島(Mantabuan)跟生活在那裡的巴夭族,也是讓人眼睛一亮的沙巴之光。

【令人垂涎的海水和沙灘。】

曼達布安島和博黑杜朗、波特加雅(Bodgaya)毗鄰而居,島的周圍鑲上綠鑽,貪婪的目光一下子就被擄掠掉了。從博黑杜朗搭船去曼達布安島的過程中,任誰的眼睛都難離開綠波下的海底半寸,清晰可見的珊瑚、魚群……我甚至還瞥見一隻泅泳的綠蠵龜。海水漸漸由碧綠轉向深藍,爾後轉為翠玉;遠處的曼達布安島在眼瞳裡慢慢擴大,亮白色的沙灘愈發清楚,幾棵斜插在沙灘上的椰子樹先進入眼簾,最終船停靠在另外兩艘快艇旁,兩三批浮潛和潛水愛好者已由淺灘游向深處探索,這裡實際上是海龜、墨魚、鰻魚、魔鬼魚、黑珊瑚等海洋生物的棲息地。

【無憂無慮的巴夭族孩子, 在沙灘上玩“ 衝浪”。】

在海洋公園管理處登記之後,我迫不及待沿著沙灘繞著島走。細滑的沙在烈陽下透著高溫,我赤著腳走在海水和沙灘交接處,偶爾干脆立著不動,看那由近而遠的色層融合成一幅醉人景象——那不是老天爺的雞尾酒嗎?——我要不是見過幾回敦沙卡蘭海洋公園的魅力,當下就要以為自己不知何時被人灌了迷湯、擄到馬爾代夫來了。

【晴空下的巴夭族房子,美得很不真實。】

這座在火山爆發後才形成的島,環島一週也只不過750米,除了駐守的軍隊之外,島上的兩處海灘共住有6戶巴夭族(Bajau)人家,每戶人家的陋室裡都擠了至少七、八個成員。白天,家裡的壯丁都出海捕魚去,連未成年的少男都已經可以獨自操控摩哆船去討生活;幾個皮膚曬得黝亮的孩童當然沒學校可去,光著腳丫、光著上半身或全裸,在海邊的淺灘處用木板當成衝浪板在玩。沙灘是他們的遊樂場,大海就是他們的前院,至於廁所嘛,倒真是有趣;木條高高築起,幾片樹葉編製成的“牆面"圍成一透天便房。那可是我見過景觀最壯麗的廁所,頂著藍天,望著碧海,聽著海浪聲……那一定是終極的通體舒暢感。

【透天的廁所。】

沙灘的轉角處有軍隊駐紮,軍營外有片沙地,兩邊盡頭處個別立了用木條綁造起來的龍門——天啊!如果這不是全世界最夢幻的足球場,那是什麼?坐在樹下乘涼的年輕阿兵哥好奇走過來閒聊,竟然是峇株巴轄(Batu Pahat)人;想到我們都從柔佛來,搭了近3個小時的飛機,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子,轉搭40分鐘的船程才來到這裡相遇,不禁相視而笑。

【教人發瘋的足球場。 】

【墨魚體內流出的墨汁把海水染成黑色。】

軍營外4戶人家的前院,此時正好迎來捕魚歸來的老翁;趨前湊熱鬧才發現老人的戰利品當中不乏碩大的墨魚,家中懂事的小朋友也趕緊湊前來幫忙清洗墨魚,墨魚身體裡流出的墨汁把附近的海水染成黑色。如斯寫實的生活畫面,我看得發呆,光是這些平常在這裡日復一日上演的戲碼以及所有被老天爺欽點的美景,就足以讓我這個城市人在這座蕞爾小島耗上好幾個小時而不捨得離去;我敢說絕大多數跟我一樣住在城市的國人來到這裡,沒有不因此而變成心生驕傲的馬來西亞人的。

美成這樣,像話嗎?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