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寬甜美可愛,她用自己的方式面對被爸爸性侵的陰影,還搞笑示範背後一字馬,說自己學過芭蕾,甚麼性愛姿勢都可以。(攝影/王辰志)

19 歲的小寬(化名),是南部校園美女,不只高挑漂亮,家境也很好,身上行頭也都高檔,看起來是備受呵護的溫室花朵。但她談起性非常大膽,「我什麼都可以耶, 包括肛交。什麼姿勢也都ok,我學芭蕾的嘛!」甜美的女孩談吐為何那麼重鹹?她淡淡說,因為國中開始,已發生她人生最難面對的事,「我第一次,是跟爸 爸。」

全身都漂亮的小寬,手指最醜,她會強迫症般地不停咬每根指頭。這會兒,她就開始咬手指了,停頓一下才又接著說:「國二那年有四次。第 一次,他有喝酒,但我並不覺得他喝醉了,因為他還知道要戴套。第二次,他也有戴套。第三次是我MC來的時候,第四次…體外射精。」每一次都她記得很清楚。 小寬說,爸爸長年都在國外唸書,偶爾回來一次。小時候難得見到爸爸,當然就會很高興。升國中後,爸爸回台灣住了一陣子,卻發生了這些事。

發呆的時候,小寬習慣咬指甲,不像時下少女漂亮的彩繪指甲,她的手指禿禿醜醜的。(攝影/王辰志)
她言辭並不特別激烈,也沒有邊講咒罵爸爸禽獸不如之類,她說國中之後,她就懂得要儘量平復心情。她平復心情的方法,包括開始跟其他人瘋狂性愛。「跟我爸之 後的兩個月內,我就跟初戀男友性愛了,可能我想趕快跟一個『正常』的對象做吧。然後就只要是有感覺的男生就都可性愛…。其實我一直想的不是爸爸為什麼要這 樣?而是苦惱該如何把此事講出來。」她後來是利用學校發現她談戀愛,約媽媽到學校時,她順勢說出此事。「我媽到學校後大驚小怪的樣子讓我很煩躁,忽然,我 就在那當下講出了我爸的事。我媽愣住了,然後她就再也不care我交男友,因為我爸的事更大條…」。
小寬很獨立,常到台北接展場工作,她說最想趕快存到錢買屬於自己的房子。(攝影/王辰志)
但媽媽知道了,並未解決爸爸的問題。小寬回憶最後一次是她高一升高二暑假。「我睡到一半忽然看到他的臉,嚇了一跳,然後抓起手機打給我媽,我說:『ㄟ,睡妳旁邊的人,怎麼又爬到我床上。』那次之後就再也沒過了。」因為考上大學的她,也馬上選擇了住校。

「我爸的事,也許噁心,但我不會嫌自己髒。我會想,反正大家都是人,姑且就不論是什麼關係就好。可能,我爸對我有特別情愫吧。」她只當是一段往事。只是前 陣子有室友跟她聊到約會強暴,她就很自然講出爸爸性侵她的事,別的室友聽到就開始亂傳她不只男女關係混亂,連被爸爸強暴都不痛不癢。「我覺得亂傳的人很惡 毒,怎會不痛不癢!但被人強姦下場就一定要很悽慘?難道不能有別種選擇?」(撰文: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509期)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