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次日清晨有點冷冽,我們不捨地離開這座靜謐的古城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琉森。今日結伴同行的還有一位來自瑞士交通系統(Swiss Travel System)的導遊Michelle Kalin。她個子很高,含蓄地笑容讓她看起來更加動人。我們從聖加侖出發到琉森的車程大約2小時,旅途中她向我們講述瑞士交通系統的便利性。

在瑞士你只需買一張瑞士旅行通票(Swiss Travel Pass),不論乘搭火車、巴士還是遊船,通票在手,通暢無阻,唯獨前往雪山鐵路的車票需另行自費,但出示通票還是可以享受半價優惠折扣的。通票有頭等艙和次等艙之別,旅人可依據逗留在瑞士的天數,選擇購買3、4、8或者15天的套票,26歲以下還可享有15%折扣。還有一點,持有通票的旅人可憑票到博物館免費入場,超過480家博物館免費讓你逛到過癮。

醉人壯美的山河在我眼瞳裡瞬間移動,我的眼睛不捨歇息,深怕會錯過什麼。沿路的讚歎和感動讓時間飛逝得特別快,我們終於抵達瑞士的中心地帶——琉森。道別可愛的Michelle之後,我們走出琉森火車站,遇見許多舉著旗子高喊“來來來,我們往前走!”的陸客觀光團,一路上熙熙攘攘,稍不留神還以為我們到了中國。其實這幾年來,琉森市政府積極推展當地旅遊業,這裡早已成為遊瑞士清單上必訪之處。

我們入住一家當地頗有情懷的Schweizerhof Luzern五星級酒店。之所以說它有情懷,主要是因為這家酒店始於1845年營業至今,建築外牆170年來維持不變,內部裝潢摩登與懷舊混合交織著你的想象力,其中奢華無比的Zeugheer大廳還曾得到當年法國皇后的讚許。現在掌理者已經是家族第五代傳人,在國家歷史上揹負著極其重要意義的酒店之一。世界許多著名作家、政要客商都曾入住於此,包括開啟後浪漫主義歌劇曲風的德國作曲家Richard Wagner就曾在此酒店完成偉大的“Tristan und Isolde”歌劇創作。
►Schweizerhof Luzern五星酒店奢華的內部
 

琉森這座城市的奔放個性與聖加侖靜默簡樸的性情很不同,這裡滿街都是高階珠寶和鐘錶店,尤其是那棟ROLEX鐘錶行最為顯眼,它就位於廣場前中央處,人潮生生不息。卡佩爾木橋(Chapel Bridge)是琉森的地標,就在人流洶湧廣場隔壁,那個看起來像一支沖天火箭插在湖上八角型水塔,聽說是作戰時期收藏戰利品和珠寶的位置,後來有一段時間用作監獄和行刑室。至於銜接200米長木橋的橫眉上懸掛著120幅宗教歷史油畫,都是中古世紀風格遺留下來的古老彩繪。這座建於14世紀的木橋,據說是歐洲最古老的屋檐廊橋。
►八角型水塔是Luzern的文化地標。

►大概只有早晨的時間靜默,可一過9點鐘便開始人聲鼎沸。
 

卡佩爾木橋湖邊街旁是鱗次櫛比的餐廳。這裡的人喜歡在戶外晒太陽、喝紅酒、賞天鵝。對於一個天氣經常變幻莫測的國家來說,享受溫煦的日光對當地人來說一種奢侈,所以每當陽光正好時,他們決不放過任何一個把身體展露在太陽底下的機會。湖上有數百隻肥美的白天鵝,當然它們是受國家保護的。據悉最早以前法國一位貴族贈送了一對白天鵝給琉森,在沒有天敵之下,原本兩隻白天鵝發展到今時今日數百隻在湖上悠哉遊蕩的壯觀景色,因此琉森湖也有著“天鵝湖”的美名。

如果你足夠幸運遇到清朗好天氣,還可以看見皮拉圖斯山(Mount Pilatus)。而這份幸運恰好就發生在我們身上,就連我們的導遊Jutta Sandner小姐也笑彎了眼睛,咧嘴笑嘻嘻地對我們說:“You guys are so lucky !”當時,我們也笑了。

晚上我們被安排到一家Stadtkeller餐廳吃飯,就在廣場裡某個轉角處。這是一家氛圍與別不同的餐廳,裡頭上演著瑞士傳統民俗表演:長角號、牛鈴、旗子舞和當地民歌,臺上臺下歡樂一片。我們喝著啤酒和烤肉,吃著世界聞名的瑞士起司乳酪火鍋,冒著泡泡的乳酪沸騰出撲鼻而來的微微酒香,我叉上一塊小麵包在翻滾的乳酪裡來回遊移,再將它溫柔地送入嘴裡,那柔滑細膩的香氣和藕斷絲連的乳酪絲,在脣舌之間滾動著。
 

溫潤的夜色,我們從餐廳徒步走回酒店,這時候的琉森已不像日間般鬧熱。那家看起來永遠都門庭若市的ROLEX鐘錶行也經已打烊,行人道也顯得格外清冷。我又看見遠方的皮拉圖斯山,還有在湖上那群自由自在的天鵝們。作為一名長期跟奢侈品牌打交道的我們,深切體會到物質縱慾並不能讓一個人真正獲得心靈富足,它頂多是一種形式上的犒賞。對我來說,真正的奢侈是自然和自由,那才是一種對靈魂的犒賞。今夜,我就在琉森偶遇了它們。




來分享出去吧,讓這個世界更快樂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