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不讳:916红衫军集会后,华社无异已成为执政者的代罪羔羊,无论是非抑或黑白,大马始终仍是处于一种半生不熟的状态,以至于永劫不复,振兴不再。

每每巫统内部发生严重问题,华裔总是首个遭谴责的“原罪”,以上所称的巫统不偏向任何一方。近来,老马班底为了倒纳吉而尽说些好话,使人们错误地产生一种严重的“怀旧情结”(nostalgia),那也只是为马哈迪主政时期的经济繁荣歌功颂德之所以然。自马哈迪时代以来,种族问题没有更好,只有更糟。老马任内何以又不解决?甚至在1999年、华社大举支持国阵后,老马对华社大选诉求嗤之以鼻,还加码送你个“共产党”标签。

前新闻部长再努丁指华人不会重新支持国阵,所以呼吁要“掌掴华人”的农业部副部长达祖丁不需要道歉,显然也是一种过桥拆板的思维,我国当权者尽是如此的狂妄自大之徒,把人民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却往往不反省为何自身被拒绝,反把问题归咎在人民身上。再努丁是于2004年当选一届的国会人民代议士(美保),当时的阿都拉内阁是国阵史上赢得最大胜利的一次,再努丁何以忽略了这段美好的往事?难道是往事不值得回味(2008年在双溪北大年败给公正党佐哈里)?

巫统显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种族政党,无论胜负或否,都自比为“天命”使然。胜利之时他们视作理所当然,本来就应该如此;您胆敢在大选中否决,他们就以各种各样的言论威胁(916红衫军已晋升到行动式)来恐吓你,而不问其问题出在哪里,更不愿去聆听人民的心声。

再加上如今首相被种种麻烦缠身,有心人士为了转移视线、声东击西,也唯有祭出巫统最拿手的杀手锏-炒作种族紧张关系来带过,将问题统统扫入地毯里。如此狭隘的谋略固然保住了政客的利益和权势,却进一步地将我国推往无底深渊,族群问题再度一发不可收拾,彼此间渐行渐远。“一个大马”沦为空泛的口号,想了想还真是滑稽,主打标语的同一个首相,仿如四川变脸般说变就变,义无反顾!

对于国阵这个联盟政府,尤其是少数族群选民,我们还会抱着什么幻想去支持它?因为恐惧、因为害怕?我们的祖辈为的是求安、求稳定收入,一次又一次地支持国阵,将希望寄托于它,反而使它更为狂傲、更嚣张跋扈和无法无天。《V怪客》有句名言:“哪裡的人民害怕政府,哪裡就有暴政”,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支持暴政,管它再面目狰狞、恫疑虚喝!

陈勇健是前政治工作者,以阅读与兴趣“杂食者”自居, 现已从良,流放至台湾求学。

(免责声明:这篇文章的资讯和观点都源自于笔者,而并非反映《每日蚁论》的官方立场。)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