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结婚了,但是新郎却不是我最爱的陆锦华,我和陆锦华分手快两年了,我却仍是时时刻刻地挂念他。我们是被他母亲硬生生地棒打鸳鸯的,他母亲嫌我来自农村,学历不高,配不上高富帅的陆锦华,结果以死相逼,在陆锦华执意向我求婚的当天晚上服下安眠药自杀,幸亏抢救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发生这种事情,陆锦华犹豫了,我也退怯了,不用刻意说分手,我们也被分手了。

半年前,为了走出情伤,彻底忘记之前的那段恋情,我接受了谢腾的追求,谢腾虽说不及陆锦华这般年轻有为,但是他为人还算正值,适合过日子,上个月,我们订婚,婚礼订在这个月的月底。

想起陆锦华纵有万般不舍我也不得不低头屈服命运,只是每每想到他,心里还是疼痛难忍。婚礼所需的一切我和谢腾俱已准备妥当,只待月底到来,我想到时我也会彻底断了对陆锦华的念想。

不料,结婚前的一天得知我将结婚的陆锦华,在断了将近两年的联系后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小蕊,我想见你一面。”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就哭了,他却继续说,“我知道你要结婚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见你一面,送你一份结婚礼物。

我想拒绝,可是我完全无法拒绝,因为我太想他了,太想见他一面了,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对不起谢腾的,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好。”我哽咽著回答。

“晚上9点,文凤山脚的小山坡上见吧。”

我心里一惊,文凤山在市郊,是个风景幽美的风景区,很多情侣都会在这里约会。我心里觉得陆锦华会约我在咖啡馆茶楼一类的地方见面,却没想到他会约我在那麽偏僻的地方见面,时间还定在晚上9点。

我犹豫不决,电话那头的陆锦华却强调说:“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觉得那里僻静人少,不会碰著熟人。”

想想他的话说得也有道理,于是我便答应了他。

第二天晚上9点,我开车准时到了文凤山脚,站在山脚下过了十分钟却不见陆锦华到来,拿着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他却发来一条信息:“小蕊,我在前面的那个凉亭等你,你走过来,小心不要被别人发现。”

我心里纳闷,总觉得我和他的这次见面似有不妥,也觉得他的表现有点怪异,但我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往前走。

快至凉亭,我隐约瞧见凉亭里似乎有两个人,于是轻轻上前,先看到的是陆锦华,他面朝着我,借着路灯,可见他风采依旧,我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就掉了下来。

快到的时候,我刚想开口叫他,却听到他大声地说:“你这样做,对得起和你即将要结婚的妻子吗?”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到了这地步,我不得不掩人耳目啊!”

我大震,说话的人虽然背对着我,但是他的声音我却再为熟悉不过了,他不是谁,他是我明天的新郎啊!

他和陆锦华怎么认识的?

他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陆锦华口中所说的即将要结婚的妻子自然是我了,那谢腾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了?

“你明明是同志,却要娶妻,谢腾,你这样做真的太自私了!”陆锦华故意大声斥问,自然是说给我听的。

“锦华,这事与你无关,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也看不起我,我和谁在一起,伤害谁对不住谁都不需要你管!“谢腾怒气冲冲地回击。

我却站在原地动弹不了了,生活啊,真是善待我啊,给了我这样奇特又狗血的三角恋,我到底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啊。

“谢腾,你真是个畜生!”我站在他身后用力地踹了他一脚。

谢腾转身看到我就像见了鬼一样,我不理会他,也不多看陆锦华一眼,转身就走了。

身后有人追我,我不想回头。

“小蕊,我不是同性恋,是他在酒吧主动粘上我,和你分手后我一直关注着你,知道他是你男朋友,所以才将计就计的,我不能让他害你一辈子。”陆锦华跟在身后解释。

“那麽,我谢谢你了!”

“再给我一点时间吧,我会让我母亲改变想法接受你的!”这句话两年前我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我流着泪,还是往前走,就是不知道要走向何处,因为,跌跌撞撞之后我还是不知道何处才是我的家。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