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之后,大多数同学很长时间失去联系了,只有律哥跟我联络依然密切。

毕竟他会隔三岔五地微信我,说要辞职了。

他把炒老板当成一道家常菜,最多的时候一年炒了三个东家。

记得有一回,他又换了新工作。还在跟朋友圈里贴了一波新公司的面貌:高区办公,电梯直达;领导层年轻,团队崇尚狼性文化,很有冲劲。唯一不太方便的就是公司有点儿远,不过他又庆幸,公司有员工大巴接送,不用挤地铁公交。

从他的语气上看,显然对新东家观感不错。

上班一周多之后,律哥渐渐不耐烦了。每到下班的点,领导和同事们一个个无动于衷,干劲十足,如此一来,他若是自己拎包走人,反倒另类了。还有大巴接送什么的,不想加班的人就甭盼着了,晚八点之前就没见它四个轱辘滚过。他觉得在这样的公司环境里生存,太压抑了。

又几天,挤满了一脑门子辞职念头的律哥终于待不下去了。

我工作也不乏烦恼,总是碰上半夜疯狂传呼的脑残客户,分分钟让人有拿起键盘拍死对方的冲动。

心想,不如也来个潇洒的辞职吧。说起来,律哥有大半年没动静了,在微信上开口便揶揄他:“最近炒了几个老板?我也有这想法了。”

毕竟我一度认为他频繁换工作的行为,对自己的人生和职业规划太不负责了。

没想到律哥竟一反常态跟我说,别急,考虑清楚了。还语重心长如人生导师般地劝我,没啥工作是你不想辞掉的,你别看我天天炒老板,我只是在那个让我辞职想法最少的工作而已。

他觉得现在干的国际销售的工作很合适,不用每天死守在办公室等着中年发胖,可以满世界飞就像是旅行一样。这听上去,倒却是符合他不羁的性子。

对于工作这回事儿,大部分人刚入职的心情都很相似,而辞职的原因则五花八门——

干了两年,明明业绩都高出同事一大截,升职却跟自己没半毛钱关系,就象征性涨了几百块。去领导那儿一提加薪你就跟我打太极,几个意思?唉,心累。

总是碰上猪一样的队友,什么都不会,什么问题都来找自己,就因为学历高拿的薪水却自高出几倍,出了问题就甩锅,没法儿待了!

(老板搞销售出身的)曾经有一个价值千万的工程师摆在你面前,你不珍惜,等到哥要离职了才追悔莫及,晚了……

电脑太烂,总是死机严重影响到工作,上班迟到58秒罚款100元,走人!

连年累月加班导致肠胃不好,消化不了领导画的饼,得回家养身体!

……

是不是每天都想辞职?太正常了。

说白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你不想辞的工作。

律哥也是一样,每一次辞职的理由都不尽相同。但从结果上看,似乎都摆脱了上一份工作的不快,拥抱下一份工作的美好。往往这时我也会心态跟着起伏,羡慕他潇洒自如,佩服其说走就走的勇气。

但他实际上也不过是在找一个让他辞职想法最少的工作而已。

记得大学时代参加社团结识了不少校友,在攀谈闲聊中,当我对一些人所学的专业前景广阔表示羡慕时,他们的回复却是相反,一脸鄙弃地跟我说,“得亏你没学我这专业”。人家反倒羡慕我们学文学的,而我竟也把他适才的原话回赠给了他。

后来毕业不知道去什么城市,找什么工作比较好。

就问在帝都的小伙伴,小伙伴说千万别来北京,问回家当老师的室友,室友说千万别当老师,问考上了公务员的朋友,又说千万别当公务员,问电视台当记者的朋友,又是一个“千万别”。

说起来,貌似人人都不满意自己的工作,偏偏又没见谁真的辞职不干。

他们曾经一定也在心中怒号过,我不干了!但其实都明白,任何工作都会碰上不顺的时候。不近人情的领导,蛮不讲理的客户,勾心斗角的同事,错综复杂的职场关系等等,可能会让你受一时的误解,背一时的黑锅。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职场上,这些事物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上道理人人都明白,很多时候我们咬咬牙也都撑下去了,只是当某一刻负面情绪集体爆发后,便不由自主地发生了动摇。

哈姆雷特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到了你这儿,辞职还是不辞,这也是个问题。

有句话说得挺真切,真正的高手,是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因此,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十分重要。也许身边的同事都在抱怨上司的严苛剥削,工作的不快,口口声声说要辞职不干了,你也可以如他们一般抱怨,却不能随波逐流,被负面情绪淹没,失去主见。

职场的道路就像闯关游戏,路是自己闯出来的,一旦遇上关卡险阻就立马另选它途,左右徘徊,最终不过是原地踏步,什么诗和远方岂不通通变为扯淡。

像律哥这样的并非是畏于闯关,他闯关的斗志并没有缺失,只是在力图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径罢了。

刘若英说过,没有一份工作是不委屈的。与其纠结于工作上的一点点不顺意,不如把这些时间花在自己身上,投资自己,提升自己。当自己素质坚硬如铁,即便真到了非辞职不可的地步时,相信你也不会再有丝毫的彷徨和焦虑了,去留与否就在一念之间。

或许到那时,你又会想到去创业,成为别人闯关路上的boss。

但可得做好心理准备,毕竟,创业要比工作委屈多了。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