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了,我努力掙脫家鄉的眷顧,卻不知怎的陰差陽錯的來到了這裏…可故鄉也終歸是故鄉,那裏有我大腦的幾乎全部記憶。而今總不免有些空虛。除此之外,我對母親的記憶,似乎也忽明忽暗,逐漸渺茫起來了…­

  現在,我唯壹能記起的大約是只有她的眼睛了,聲音似乎也能在我耳中回響的,但模糊糊的,說不清的朦朧的感覺。我不說我到底有多想她,豈但現在,那過去的清晰尚已模糊,似乎只是殘留的斷片了,像燃燒的火焰中的余燼,飄飄忽忽,回味亦就無窮盡了…­

  如果說別離是壹種痛苦,那決別便是壹種無與倫比的毀滅,免留車它不必急於求成,總在不經意間降臨。但那時我卻沒能明白,我怎麽就成了那個不幸之人。直至母親走後的幾個月,我才覺悟了,似乎算是徹底透澈了,但那時的家,也無非是死的寂靜了,每天坐在屋前的石頭上,只想著那壹件事:母親走了,再也看不到她了…只要壹閉眼,腦中全是她的身影,耳邊也唯有她的聲音:今天天冷,多穿壹件,飯吃飽了沒?…還有,下午放學早點回家…我不清楚那時的天,為何總那麽淒涼,我也不清楚為什麽這些嘮刀的話怎麽就成了而今的思念的前導,我更不清楚天意究竟為何物?…­

  我究竟是看不到她了,連照片也有些泛黃,可她卻不知道,她走的那刻,也連同我的心壹起帶走了,我的生活,劇情已暫停上演,因為主角已不復存在!我努力想想通壹切,可壹秒壹秒的,昏頭昏腦的又是幾個月。我忘記了世界的顏色,只雙眼將它染得黑白,看不清路的方向,總也跨不出那第壹步,想努力把壹切都留住,可終究我是失敗了…­

  母親生前沒有給我留下過什麽教誨或要我恪守的誓言,機車借款豈但現在,我都沒能清楚母親所盼望我的究竟是什麽?­

  時間的輪回留給我的只有蒼桑和憐憫,母親的墓地卻成了我見過的最傷心的廢墟,夢中的微笑成了現實的傀儡,醒來之後的酸楚壹次次的將心痛蔓延,有那麽壹小會兒,我沒有去想母親,卻有其他人或事讓我想起她。這時首先映入我腦海的形象,還是我十三歲時看到的她的樣子。她走在大街上,穿著壹件花格外套,提著壹兩個購物袋,我站在門外,看著她越走越近,等到能看清她的臉時,我就沖過去,跑著去迎接她,她笑著招呼我,我感到心裏壹下子溫暖起來,有時我會從她手裏接過壹個袋子,有時,她不讓我幫她但不管怎樣,我都會用手挽住她的臂管,和她壹起走完剩下的路。但這銘刻壹心的情景,現在卻成了我們母子關系的壹個縮影。我和她—我的母親,我親愛的朋友,我生命的伴侶—總有相視壹笑的默契,總有分享快樂的壹瞬。­

  我也還記得她拿著鐵鏟或者鐵耙,彎著腰在院子裏勞作,三民區土地一二胎她要做的,不僅是照料嬌嫩的鮮花或剛剛發芽的蔬菜,而且要刈麥、剪枝、耙土,以及將大堆大堆樹枝拖到路邊。但這些活計都能讓她做完之後滿頭大汗,日子就這樣年復壹年的過去…­

  我倆都曾經幻想著我能過上壹種與她完全不同的生活。然而這樣的成功只有少許幾次,不過即使生活中充滿了傷心之事,也沒有多大關系,因為她同樣幫我分擔痛苦,她給了我笑聲、智慧和無盡的愛。­

  有時在傍晚,我們會坐在壹起讀書或看電視,我擡起頭來,看著她沈浸在故事中,或者安靜的打著盹,我就會想,這,是所謂的幸福嗎?­

  現在她已離開我們的家,她走後,三重區汽車借款這個家對我來說就只是壹座房子了,我曾幾次去了她曾住過的地方,看著熟悉的壹切,我終於意識到,這是不夠的,對她是決對不夠的!­

  “兩顆心,心連心”,她過去常常這樣開玩笑,“壹顆心受傷,另壹顆也會流血。”是的,但到最後,壹顆心總會離開,而另壹顆心還要繼續眺動。­

  我喜歡想象還有來生,盡管我不敢肯定,也沒有感受到由此帶來的慰藉,我還是覺得,那麽多的愛,那麽多的能量,壹定有壹個歸宿,我喜歡聽別人講起有關隧道的故事:穿過隧道,看到白光,就會在“那壹邊”見到自己心愛的人。­

  雖然生活就是如此,我那時卻不敢承認母親竟會先我而去。我甚至還曾想過:說不定我會走在她前面。因為對失去親人的預知如千鈞重擔,足以把我壓倒。­

  不管發生什麽,五股區汽車借款我希望人們講述的故事是真的,我們還會見面,如果再見.我知道我們還會相視而笑,正如我們上輩子那樣:我還小,她還年輕。­

  希望可以勝過壹切,我們的心會壹起澎湃,壹起走完剩下的路…­


文章来源




作者

也想发表文章?

已经有上千万人成为作者了

马上了解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