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咬了咬唇,似是下了决心,上前一把抓住书生的手,“公子何必拒人于千里?这三年来妾身风雨无阻,公子应知妾身心意。”

一 目盲人

西街尽头,有一株老槐。树下坐着一个书生,模样俊秀,只是眸子紧闭,却是盲了。

他正在给一群孩子讲课,偶有提问,他都认真回答,耐心细致。

先生,有人找!”远远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跑过来,身后跟着一个提着食盒的女子。

书生挥挥手示意孩子们散去,今天授课就到这里。

女子缓步行来,声音轻柔:“妾身来看公子。”

书生轻轻颔首,“姑娘每旬都来看我,有心了。”

女子放下食盒,熟练地摆好吃食,闻言低声道:“若公子愿意,妾身可以每天都来。”

书生连连摆手,“言重了,言重了。”

女子咬了咬唇,似是下了决心,上前一把抓住书生的手,“公子何必拒人于千里?这三年来妾身风雨无阻,公子应知妾身心意。”

书生急急抽出手来,往后一仰,险些跌倒,“许某目盲之身,如何配得上姑娘?莫再提,莫再提!”

女子凄声道:“其实,妾身长得很难看。若公子也嫌弃,这辈子只怕便许不到人家了……”

书生沉默一阵,才回道:“许某一贫如洗,又体弱目盲,得邻舍怜悯,才得这一份授课的生计。勉强维生罢了,安敢误人?此事,莫要再提。”

女子顿了半晌,忽问道:“先生可还是记着,孙姑娘?”

“什么孙姑娘,我不记得!”书生蓦地站起,逃也似地远去,跌跌撞撞。

老槐树下,女子竭力仰头,却仍止不住泪如雨下。

走出西街,上了一抬等待多时的轿子,一路直回府中。

文章来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