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租房客
 換了大房子之後,我的小房子壹直就出租著。  前壹個租房子的搬走了,我馬上去《
母親,兒仍為妳哭泣
  母親已走了兩個多月了,但每晚我都會無端地從夢中驚醒,堆積於腦海裏的記憶無時無刻不在翻映
撿回丟失在雪夜裏的良心
 我從她的身邊逃走了  辦公室裏的同事指著報紙說:這世道啥缺德人都有,這老太太
帥哥老爸,向前沖
  妳早看出他配不上妳的女兒  送走老媽那天我跟妳從墓園出來,妳指著不遠處摟著妖艷女人招搖過市的男人
醜娘
  (壹)  鎮上有位醜娘,總在垃圾堆裏翻翻撿撿,拘僂著身子,有時肩上背著壹長串臟兮兮
善良的種子會開花
 那天,她來報社找我,說有壹個弱智的女兒,已從家裏走失了七年了。七年裏,他們全家發了多少傳單廣告,還
我親愛的叫高歌的小破孩
   他是那個叫高暢的女孩子的代替品  我壹直不喜歡那個叫高歌的小孩。他不漂亮,皮膚黑黑的
你想來點激/情的就找yoki外送茶加賴 xc6666
  yoki外/送/茶加line:xc6666恩~~恩~啊~啊~~想要~快點~用
壹段路,三個人
  壹  他倆都老了。  最近兩年,她很健忘,炒菜時會放雙份的鹽,泡好的花生米總是忘了吃;睡到半夜醒
通向母親的路
  爸爸媽媽在西藏  5歲時,她跟鄰家小朋友玩,最頑皮的小強問:“彩彩,妳是不是像孫悟空壹樣,是從石
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