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壹個故事
兔子跑到山上,那裏有大片大片的草坪。怎麽形容呢,綠油油的,在風裏就有些泛出淡淡黃色了,可能是今天下午
青春女子,如詩如畫
    青春裏的女子,有壹種陰柔之美。美貌而苦命的西施,在兩國的交戰中充當棋子
活著
許多時候總想寫點什麽來紀念逝去的年華,可提起筆來總也不知道如何下手。這才體會到白巖松說的“人人心中有
聽壹首歌,懷壹段情,念壹個人
  窗外,夜色朦朧,絲雨如愁。耳畔,絲絲傷感的歌聲。“沒有妳感覺好孤單,思念已經化成了眼淚
女子,當活的精致
    女子,要在有限的光陰裏,盡量把自己活的瀟灑,精致,內涵,高雅,不被老
且聽蟬吟
 站在春與夏的分水嶺上,那出墻的落紅沒有找到歸宿,是隨夏潮漂流入海,還是化著春泥留下芬芳,
月光照进记忆里
  在故乡重重叠叠的夜色里自己轻而易举就跌进了回忆里,一道弯也没有拐就触摸到了往日的美好。你是不是在
诗雨情浓,醉江南
 江南的季节总是变幻无常,时而小雨沥沥,时而阳光明媚。五月尾声,连续几天几夜的小雨,断断续
花開半夏春已逝
  趕著節氣的腳步,小滿時節如約而來,夏季作物漸入成熟期 ,籽粒飽滿灌漿,水果四溢飄香,處處晴日暖風
遇见,是你给我的成全
  今生,与你相遇,在烟雨闽南的墨色里、  今日,下了班,因为无处可去,所以,总是闲闲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