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所有文章
媽媽的夢
我多麽希望我沒有打開那個破舊的松木箱子啊!因為在它的裏面,有壹個外面包著壹層小棉被的盒子,這個盒子對
墓碑裏的外婆
去年春天,忽然雨特別多,浙瀝瀝地滴落著,就有莫名的傷感。早晨的窗前,竟傳來布谷鳥的啼叫,聲聲切切,揪
讓我抱抱妳
我知道她待我好,但那壹個擁抱,我真的等了好多年!A 1999年1999年,我在壹家醫院做護士,負責
從愛到愛的距離
10歲  父親是那種沈默寡言的男人,除非喝了酒。  她記得,她是從10歲那年開始恨父親的。那年,父親
從前的媽媽
  暑假後要讀四年級的凱兒,這幾天開始看福爾摩斯了。到處都可以看到他拿著書聚精會神地研讀,在墻邊、在
李文星之死:传销乱象为何愈演愈烈?
李文星之死:传销乱象为何愈演愈烈?:山东大学生李文星通过网络平台求职,却被骗入传销组织〝蝶贝蕾〞,在
母親是一種歲月
每次回到家裏,總想解讀母親的深情厚意。她的每壹次眼神與每壹次問候。都會勾起我無限的思緒。早在去年寒假
拾饅頭的父親
在這個世界上,歧視總是難免的,關鍵是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正如父親說的那樣:別人的歧視都是暫時的,男子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