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奶娘
我有媽,還有娘。媽十月懷胎生了我,我叼著娘的奶頭長大。媽在縣劇團裏唱二人轉,生我的時候正紅,怕奶我壞
媽,我回來了
那天,母親打電話來了,說給我寄錢了,讓我去查查到賬沒。我說好,我明天給妳電話。電話那頭傳來都都的聲音
父母的關愛
我上床的時候是晚上11點,窗戶外面下著小雪。我縮到被子裏面,拿起鬧鐘,發現鬧鐘停了——我忘買電池了。
母親的心
  我的外婆老年癡呆了。  外婆先是不認識外公,堅決不許這個“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
父母的終極使命,是培養出適應社會的孩子
  前段有個媽媽找我咨詢。  她兒子從小就是學霸,壹路重點學校,壹直年級前三,最後保送進了名牌大學。
母親的品質影響著孩子的未來
  壹個家庭,哪怕窮的家徒四壁,只要有壹個善良、節儉、樂觀和整潔的女人在料理,這樣的家庭仍是心靈的聖
留住她的溫暖
在臺灣,有壹位六十多歲的媽媽,每天都給女兒打電話。她聽到的總是語音信箱的留言:“對不起,我現在很忙,
沒有壹百分的另壹半,只有五十分的兩個人
  前兩天,在健身房上私教課。相鄰的是壹個20多歲的男孩,身軀龐大,毫不誇張地說,他可能是我見過的男
我是笨鳥,妳是矮樹枝
  不被世界理解的天才  對別的孩子來說,生在壹個爸爸是政府官員、媽媽是大學教授的家庭,相當於含著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