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您是圓心 我是半徑
 有父愛的地方,就會有溫暖,燦爛的陽光。  親愛的父親,好多次了,女兒都想給妳寫壹封信,但我怕文字的
母親的短信
  母親歷來節約,始終不願意給鄉下的老家裝個電話,用母親的話說,電話費高,不打電話都還要交座機費,太
父親和房子
、  父親喜歡蓋房子。父親蓋的房子壹座更比壹座強!這在三裏五村是有口皆碑的。  土話說:莊戶人的根,
我的父親母親
   我今年60歲了,還是個感情很脆弱的男人。雖然我很少有掉眼淚的時候,但是壹提到我的父親母親,我的
天亮了,不要再辜負父母了
   父母,­ 始終是父母。­   沒有理由去質疑,我們曾經的壹切,都是父母,從面朝黃
異樣的心情
今年的冬天來的雖然遲緩,但對於七十多歲的老父親來說還是異常的寒冷,加上農村沒有取暖設備;因此,剛壹入
我們不小了,該長大了
那些年、我們長大了;缺忽略了那雙養育我們成長的手上長滿了厚厚的壹層繭子。那些年、我們長大了;那些父母
二嬸
轉瞬之間,我已經踏進不惑之年。冥冥中仿佛感覺還沒長大。身體上雖然早已拒絕成長,但心理上不能不承認這個
怕丟棄的父親
母親去牡丹江治病才兩三天,父親便叫我回去給他量血壓。電話裏說“感覺暈天暈地,像是血壓又高了。”想來父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兒時,母親在城裏工作,而我跟隨爺爺、奶奶在鄉下生活,很少見到母親,所以母親在記憶裏只是壹道模糊的想象